压接机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压接机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聂梅生养老地产需要零土地成本和融资成本

发布时间:2021-01-21 17:01:00 阅读: 来源:压接机厂家

聂梅生:养老地产需要“零”土地成本和融资成本

7月20日,全联房地产商会创会会长聂梅生在“博鳌·21世纪房地产论坛第15届年会”上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专访时表示,与此前开发商用地产的方式做养老地产不同的是,她目前推行的养老地产可以在两三年内把前期投入收回,后期全都是经营性收入。

聂梅生目前的工作重心主要在养老地产方面。而经过一段时间的摸索,聂梅生所推广的养老地产已经初具雏形。  7月20日,全联房地产商会创会会长聂梅生在“博鳌·21世纪房地产论坛第15届年会”上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专访时表示,与此前开发商用地产的方式做养老地产不同的是,她目前推行的养老地产可以在两三年内把前期投入收回,后期全都是经营性收入。

聂梅生称,他们所推广的养老地产可以做到土地成本和融资成本接近于零。“现在正是先驱和先进交接的时候,会有一批企业做起来。但真正推广可能还要在2020年左右。原来先烈探路的时候政府态度不明确,觉得很难做。今年政府出了不少政策支持,力度较大,但政策出来后企业还在发愣,没人接招,这很奇怪,所以我们商会有这个责任把这个招给接下来。”  21世纪:养老地产这块您研究了多久?  聂梅生:养老地产这件事情,其实很多开发商已经大概做了三五年了,这是非常困难的一件事情,从根本上我觉得还是思路有问题。我们把它称为机构养老,这件事情商会提前做了5年,从2009年开始做标准,到现在进入示范阶段。我们的机构养老已经起步,而且起步阶段得到了国家的支持,得到国家政策性机构、开发商、投资机构以及大量上下游的绿色建筑类机构的支持,现在已经开始有了自己的示范工程和基金,已经开始往前推进了。  21世纪:您所推广的养老地产模式提到一个“双零”概念。具体包括资金启动成本和土地建造两方面,具体如何做到零成本的?  聂梅生:双零只是一种形象的说法,是成本趋近于零。做养老产业不可能像招拍挂那样,把土地财政融进去。在土地财政背景下,土地成本越来越高,然后房价越来越高,最后形成很多民怨。但养老产业属于服务业消费领域,所以土地成本要尽量降低,否则就会重走商品房这条老路。  做养老产业,现在中央有一系列政策支持可以降低土地成本,比如政府划拨,就可以让成本几乎等于零;还有一些属于原来的存量土地,转变为养老用地的话,这些土地价格也会很低。另外,还有一条政策是,可以租用农村集体建设用地。  融资成本趋近于零,这是指两个方面。一方面是尽量利用政府的政策性贷款,这相当于政府支持保障房的做法。现在政府对养老产业有金融支持,贷款成本很低;另外一方面,不再采用房企开发商品房使用的首付按揭方式,这种方式在养老产业中是没法做的。因为60岁以后不能做贷款,也没法做抵押。  但也有两种可行模式。一种是反向抵押,就是以房养老。反向抵押就是用现在的房子抵押然后贷款,这一块在做试点,但推行得很慢;另外一种就是我们现在正在做的,沿用了美国养老地产采用的金融杠杆,它实际上是一种押金制,或者叫做会员费。就是老人先把定期存款放到养老公寓里,这个钱最后是会还给老人的,而中间利息部分就用养老机构的服务来代替偿还。但这需要老年人一次性交齐资金,然后过十年、二十年才退回。如果老人不在,这些钱可以退回子女,也可以转让,这样就形成了一个新的工具。这个工具降低了整个财务成本。双零是一个让它越低越好的概念,并不是真正等于零。  21世纪:这与养老理财是不是有点像?  聂梅生:有一点像,就是利用这一类金融工具,把老年人现在的重资产部分得到盘活,比如房子和流动性金融资产,也就是属于存款的这类资产被盘活,让它能够为养老做服务。  21世纪:刚才您提到以房养老这一形式,从现在试点来看,大家对这个效果反应不是很理想,您认为以房养老是否具备可行性?  聂梅生:原因很多,目前进展确实比较慢。第一,模式不是特别清晰,很多老年人看不懂,老人算不过账就不愿意去做;第二,机构和老人双方对房价的期待立场不同。站在保监会的立场,比如你的房子在北京值五百万,未来北京房价是降还是升,他们的看法不一致。保监会出于自身考虑会保守评估,但老人会对未来有高期待。  21世纪:现在是否有服务主体愿意真正去做您所推广的双零成本养老服务?  聂梅生:我们现在这个推得非常快,很多机构哭着喊着想要进来做服务的,比哭着喊着投资的多得多。现在的投资主体要么是开发商,要么是保险机构或金融机构。开发商愿意投,因为他手里握着一堆地,再盖商品房就不行了,所以我们要积极把他撬动。现在想做服务的太多了,需要解决的主要还是投资问题。  21世纪:盈利的模式如何呢?  聂梅生:盈利模式很清楚。我算了一个最简单的账,这么做下来利润基本可以做到20%,跟现在商品房一样,就看企业怎么做。实际上我们就在推这个模式,开发商大喊做不下来就是因为他原来做的是养老地产,养老地产都是要运行十年以上才可以赚钱,这样的话这笔账绝对算不过来。2014-2015年的养老市场,它的模式基本都变了,不再是原来的模式。但是我们的这个模式在两三年就可以把前期投入收回,后面用的全都是经营性收入。  21世纪:您如何看待现在开发商所做的以地产的方式去做养老?  聂梅生:这是一个先驱先烈的过程。第一阶段,先烈阶段已经过去。确实死掉了一些开发商,因为养老领域已经十五年了,他们虽然没有赚钱甚至死掉,但他们积累了很多经验。比如,运营管理不要自己做,就是嵌入就行了,谁做得好找谁,谁管得好就找谁,又省钱又省劲,你自己找人去培训,找正确的人做正确的事;第二阶段是先驱阶段。我先吃螃蟹,我知道螃蟹什么味,但是我知道这不赚钱。先驱阶段也开始形成。现在大量推广的时候就是真正能够形成先进入的这一批人,我觉得现在是在先驱和先进交接的地方,会有一批开始做起来了。但我觉得真正推广可能还是在2020年之前这一段时间,因为政策支持。  原来先烈、先驱那一段政府不明确,觉得很难做,政府在今年一年出了很多项政策,是力度非常大的支持,这个政策出来后大家还在发愣,没人接招,这很奇怪,所以我们商会有这个责任把这个招给接下来。  21世纪:你们的养老地产有结合当下最流行的“互联网+”模式吗?  聂梅生:我们在三年前开始策划“互联网+”在养老产业中的应用试点。现在做了一个清朋华友,是一个学院式养老。它的指导思想和顶层设计是这样的:以服务作为项目的核心价值,以轻资产运营打造项目的软实力,寻求一个全球性的学院式养老,同时引入“双零”要素。  操作模式就是互联网+的模式,用平台操作。我们做学院式养老需要一个校友平台,各个学校毕业的校友中留校的,年龄在65岁到85岁区间的老人在中国大量存在,他们需要养老平台。我们利用互联网组织了一个双重的众筹平台,有很多渠道支持这个平台。比如海外资金、绿色服务等等。目前第一个孵化器已经破壳。

莎普爱思滴眼液

莎普爱思滴眼液

莎普爱思滴眼液

莎普爱思滴眼液